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新闻资讯 > 俩非洲穷国开战,打法连战地记者都想笑,被联合国列为反面教材

俩非洲穷国开战,打法连战地记者都想笑,被联合国列为反面教材

发布日期:2022-05-18 22:01    点击次数:137

中国有句古话是: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什么叫作“自知之明”?很简单,“我”对自己非常了解,知道“我”的缺点和优点,懂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就像齐国的相国邹忌,他询问妻妾及客人他和城北的徐公谁更美丽后。

某天亲眼见到徐公子,悄悄对比之下,才蓦然醒悟,原来他的妻妾和客人均回答“他美”是由于他们皆有“求”于他,在刻意恭维他,令他差点儿“看不清”真正的自我,迷失在别人的吹捧中。

及时止损的邹忌即是有“自知之明”的典型代表,但可惜的是,诸如邹忌一样贵在自知的人仅占少数,大部分人则往往习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作风。

以至于他们总会撞到头破血流,仍一意孤行,不知悔改,闯下弥天大祸,害人害己。

其中最有趣的例子便是位于非洲之角的两个国家,他们于冲动中挑起两国纷争,高层领导是“打爽”了,可战争带来的弊端却苦了两国平民百姓,给两国经济状况造成负面影响,更破坏了非洲之角的和平、稳定局面,让两国“无一战胜”。

彼此“双输”,被联合国组织特地列为世界战争反面教材,“另类”扬名于世界历史篇章。

此两个国家就是埃塞尔比亚和厄立特里亚。

01,千丝万缕的关系:两国曾是血脉相连的“族人”,鱼水交融、千丝万缕

当然,别看埃塞和厄特两国有了纷争,实际上,在很多年前,他们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兄弟”,血脉相连,鱼水交融,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关系非常密切。

埃塞俄比亚的历史最早能追溯至3000余年前,他们最早的居民为千里迢迢自阿拉伯半岛南边迁移而来的闪米特人。

之后努比亚王国建立,持续约有几个世纪,到公元前左右,一个名叫阿克苏姆的王国成就埃塞俄比亚最辉煌的历史之一,不仅征服埃塞尔比亚高原、南阿拉伯等,而且同罗马帝国皇帝签订盟约,被人们称作“众王之王”。

同时,阿克苏姆的国主皈依基督教,在本国内大力推行新拼音文字,使阿克苏姆变成世界历史中首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

但好景不长,公元7世纪左右,阿拉伯帝国开始崛起,地中海至红海之间的商路被阻断,令依赖其生存的阿克苏姆王国慢慢衰落。

1137年,库施特语族取代阿克苏姆,建立新王朝。百余年后,他们又败在阿姆哈拉手下。

此后,阿拉伯及土耳其一直尝试征服埃塞俄比亚,均未成功。公元16世纪,埃塞俄比亚再度遭到奥斯曼帝国威胁,他们被迫同远道而来的葡萄牙人联手,清除所有侵入埃塞尔比亚的外来势力。

但因为葡萄牙人强迫埃塞俄比亚改信天主教,所以埃塞尔比亚当时的皇帝做主又驱逐了葡萄牙人,两国联盟宣告破裂。

1869年,西方殖民者慢慢认识到埃塞俄比亚的战略位置,逐步展开入侵计划。埃塞尔比亚则在外部影响下,渐渐分裂出两个势力,让本国就此陷入内忧外患境地。

1884年,“柏林会议”召开后,非洲诸地几乎被欧洲列强瓜分干净,唯剩下埃塞俄比亚是一片暂无人“染指”的“净土”。

在这样的情况下,与英国建立友好往来,尚未来得及建立太多殖民地的意大利果断出手,企图占领埃塞俄比亚。不料,埃塞俄比亚人民奋勇反抗,反而强迫意大利承认埃塞尔比亚独立。

埃塞尔比亚的反攻挑起意大利的不甘心,他们又在数十年后借埃塞俄比亚内乱之际,向埃塞俄比亚发动战争,成功吞并埃塞俄比亚。

1941年,盟国军击败意大利殖民军,埃塞俄比亚皇帝归国复位;

1950年,与埃塞俄比亚处境截然不同的厄立特里亚同埃塞俄比亚组建联盟,为日后两国纷争埋下伏笔。

为何说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处境“截然不同”?

原因在于厄立特里亚的过往。正如前文所言,厄立特里亚在阿克苏姆帝国期间,与埃塞俄比亚同属帝国领导,是真正“番邦兄弟”。

但等到奥斯曼帝国崛起后,厄立特里亚却站到埃塞俄比亚的对立面,成为奥斯曼帝国属地。

之后,厄立特里亚又被埃及、意大利、英国先后殖民统治,直至他们和埃塞俄比亚结成联盟,才彻底摆脱“殖民地困境”,脱离英国对他们的托管,建立自己的独立政府。

那么问题来了,撇开厄立特里亚“无主权”期纷争不说,单论他们和埃塞俄比亚的“同源过往”及“相帮相助”,厄立特里亚又为何会和埃塞俄比亚“反目成仇”?

理由与埃塞俄比亚当时的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有关。

02,一朝反目成仇人:战火燃烧,两国领导“爽快”了,苦的却是平民百姓

1962年11月,海尔·塞拉西一世在未同厄立特里亚磋商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取消联邦,废除厄立特里亚宪法,把厄立特里亚列入埃塞尔比亚版图,将其改作埃塞俄比亚第14个“省”。

好不容易取得独立局面的厄立特里亚一听,肯定不高兴了,他们立马奋起,展开独立武装战争,与埃塞俄比亚再次站到对立面。

厄立特里亚人组成“厄立特里亚解放阵线”,意图通过战争,解放厄立特里亚。他们在中东某些国家的支持下,收回厄立特里亚大部分土地。

1968年前后,该阵线内部产生分歧,分裂出部分人成立“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但双方还是秉承共同目的,暂时握手言和,一起将矛头指向埃塞俄比亚。

1974年,埃塞俄比亚发生政变,皇帝封建政权被人民推翻,德格集团建立临时政府;厄立特里亚趁机攻占更多城镇。

1975年,又一反政府武装群体出现,它即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同德格集团为对立关系,他们渴望找到并肩作战的合作伙伴,几番思索之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将橄榄枝抛向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双方一拍即合,同时开启对德格集团的反抗。

他们共享情报,联合发动攻势,终于1991年击败德格集团。

埃塞俄比亚政府重组期间,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领导答应推迟厄立特里亚是否独立的全民公投活动,入驻阿斯马拉,成立厄立特里亚临时政府。

1993年,厄立特里亚公决在联合国等组织监督下顺利举行,厄立特里亚正式与纠缠多年的埃塞俄比亚“分家”,宣布独立,成为联合国接纳的第182个成员。

因为数十年战争,导致两国经济落后,且厄立特里亚占据埃塞俄比亚全部海岸线,所以仍处于“蜜月期”的双方协定,我把我的港口借给你进行贸易活动,你提供你的货币给我发展经济问题。

原本,此局面对于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这两个有名的非洲穷国而言,是一个双赢局面,但不料,仅仅5年后,两国之间便再度爆发摩擦,甚至小事堆积成大事,最终重燃战火,令两国百姓又一次深陷战乱痛苦。

论其原因,则与厄立特里亚给予埃塞俄比亚的港口有一丁点关系,前者不断提高使用费用,两国官员又各有贪污。

由此令港口收益非常低微,两国经常因此事进行扯皮,久而久之,自然累积对彼此的不满情绪。

再加上当年两国签订相关合约时,未有明确划分双方领土界限,是以他们常常陷入对某些模糊地点的争夺战中,令双方的怨气不断增加,亦渐渐失去对对方的信任。

埃塞俄比亚恼怒于厄立特里亚“抢走”他们的海岸线,还利用港口“卡”住他们的“脖颈”;厄立特里亚则担心埃塞俄比亚会对己方出兵,深感不安。

于是,两国于1998年在边境爆发小规模战争。埃塞尔比亚军人同厄立特里亚官员产生矛盾,前者打死几名厄立特里亚士兵,厄立特里亚则在一怒之下,直接出动军队,歼灭埃塞俄比亚军队,占领埃塞俄比亚政府管辖的巴德梅。

埃塞俄比亚气急,声称要“彻底教训侵略者”,并把所有“被占领的领土”全部夺回来。

他们在综合国力、人口等方面皆强于厄立特里亚,所以他们抓住己方优势,采取拉长阵线的方式,将战火布满两国1000余公里边境线上,给厄立特里亚带来极大压力。

虽然,埃塞俄比亚的军队装备在世界范围比较落后,但曾依靠前苏联的他们,还是拥有如T55坦克、T62坦克等强于厄立特里亚的进攻主力,厄立特里亚不敌机械化陆军,只能另辟蹊径,选择用最古老的挖战壕的方式进行防守。

偏巧,埃塞俄比亚的空军特别薄弱,他们久攻不下视作囊中物的厄立特里亚,着急之下,竟也效仿厄立特里亚挖起战壕,让赶来前线报道的欧洲战地记者喷笑不已,把此事当作笑话传扬出去。

月余后,欧盟及非盟不愿再看两国继续打下去,纷纷出手劝说两国停战。

谁知,两国却彻底杀红眼,不仅没有半点儿与对方和谈的意思,而且双双在争议地区挖出大量战壕,摆出要打持久战的架势。

同时,两国领导无视自身贫穷国情及老百姓痛苦现状,毫无自知之明地掏出全部家当,一个跑到俄罗斯以1亿多美元天价购买一批早就退役的坦克和先进战斗机,一个则以花费1亿余美元向东欧国家购买坦克与战斗机,继续向彼此开战。

结果不敌埃塞俄比亚的厄立特里亚军队被困巴德梅,两国城市皆遭到不同程度轰炸,数十万平民百姓被迫逃离故土,流离失所。

此外,由于两国都把钱财用于购买装备,致使他们的后勤、救护特别差劲儿,士兵缺弹药缺粮食是常事,救治伤兵也十分缓慢,令很多重伤士兵无奈惨死战场,叫人心寒不已。

但即便如此,两国领导仍不肯停下战火,埃塞俄比亚继续往战场投入大量兵力;本就人口稀缺的厄立特里亚总统则直接签署“全国动员令”,紧急招募数万女兵,硬是凑出30余万军队,派往战场。

短短一年多时间,双方就在战争中死伤10万余人,双双损失惨重。

联合国几次劝阻未果,被迫无奈之下,只得在两国又一次停战、各自购买军用武器后,正式向两国实行“武器禁运”条令,并派维和部队入驻两国争议地区,尽最大可能消弭战争再次爆发的隐患。

然而离谱的是,两国在“停战”后,双双无视己方百万难民和面临崩溃的国家经济,开始互相声称他们已取得胜利,消灭对方大量人口。

联合国彻底“无话可说”,默默把两国战争列入反面教材,常用两国战争当作范例,教育世界各国,能用外交和经济谈判去解决的问题,千万别脑热发展成战争,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就是国家冲突中真正的悲剧。

03,摩擦不断缓和难:倘若两国有效改善外交关系,所带来的影响势必很大

那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是否认识到该问题的本质?

答案很难说清。

2003年9月,埃塞俄比亚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重新划定巴德梅等双方存在争议边界的请求,厄立特里亚拒绝更改昔日裁决,两国矛盾再度激化,令联合国特别头痛。

2007年,联合国又一次呼吁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保持理智和克制,避免再次发生武装冲突;2012年,埃塞俄比亚派士兵越过两国边线,突袭厄立特里亚某组织阵线,据说起因和该组织曾袭击埃塞俄比亚境内某旅行团有关;

2016年,两国再次于边境线发生武装冲突;2018年,埃塞俄比亚领导和厄立特里亚领导共同宣布将在彼此首都各设大使馆的消息,恢复并重建两国贸易关系。

可以说,两国的关系缓和,不仅打破非洲之角僵局,给两国发展带来积极效用,而且令非洲之角重现和平、稳定的迹象,使两国再度展现共赢趋势。

但存在于两国之间的矛盾仍在,两国国内亦各有反对改善两国关系的声音不断涌出,经济政策上的分歧更极大可能会把两国推向截然相反的方向,加上边界开放同样存在重重隐患,制约两国关系和解进程。

故而,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能否并肩战胜未来严峻考验,就当下来说,谁也不知道。

参考文献:

《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关系缓和问题研究》

《安理会呼吁埃厄两国保持克制避免冲突》

《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宣布两国将在对方首都互设使馆》



Powered by 百姓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