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人才招聘 > 河南女孩穿寿衣直播,不太赚钱想为死者做点事,愿望:别叫我瘟神

河南女孩穿寿衣直播,不太赚钱想为死者做点事,愿望:别叫我瘟神

发布日期:2022-05-18 21:09    点击次数:93

河南女孩任赛男,从事着一份很特殊的职业——寿衣模特。

从最开始为了一份谋生的工作,到后来穿着寿衣直播登上热搜,她用了3年的时间,那么这几年,她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呢?

其实,任赛男对销售寿衣这个行业,经历了陌生抵触,到渐渐熟悉接受,再到喜欢上这一行,并主动想要为死者做点事的三个阶段。

1995年出生的任赛男,一直过着中规中矩的生活,2017年,任赛男从河南郑州某大学电子商务专业毕业。

毕业后,任赛男开始求职,半年的时间里,向多家公司投简历,但全都没有回应。

就在任赛男因为找工作难而发愁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条写着“电商运营助理”的招聘广告,便打算试一试。

她这一联系才知道,原来是一家网上殡葬店,主要在线上经营花圈、寿衣、骨灰盒等陪葬品,由于网店的性质,正好和任赛男所学的电子商务专业对口。

只是任赛男对殡葬行业非常陌生,甚至有一点恐惧,这也让她对这份工作有一些抵触。

这其实不难理解,毕竟在很多人的观念中,死亡是一件很避讳的事情,而那些丧葬品也被认为是不吉利和晦气。

不过,对于当时找工作很困难的任赛男来说,她又非常渴望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是她的男朋友给了她鼓励,让她尝试一下这份工作,如果试用一个月,觉得不好,再放弃也不迟。

任赛男就是在这份鼓励下,勇敢地走上了岗位,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她就弄清楚了自己的工作内容。

首先要负责网店的运营工作,和顾客商谈,发货,另外还要当寿衣模特,穿着寿衣给顾客展示。

对于网店运营这一块,任赛男认为非常简单,只是当寿衣模特,让她心里发憷。

任赛男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说过:“我的印象中,那些殡葬品都是阴森森的,刚接触的时候,我无法接受,甚至不敢看寿衣,更不敢穿寿衣,想想都害怕,还担心把寿衣穿在身上,会不会不吉利啊。”

最开始任赛男的工作是小心翼翼的,后来慢慢熟悉了,便觉得骨灰盒和寿衣没什么,即便是办公桌上摆放着骨灰盒,也可以熟视无睹,不会影响到工作。

另外,任赛男对寿衣的认知也改变了,一件件光鲜亮丽的寿衣摆放在她的面前,让她觉得,那好像是礼服一样。

尽管任赛男不再害怕寿衣,但要是穿上寿衣,她的内心还是有一道坎,总觉得别扭,怎么都不敢尝试。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任赛男突破了内心的那道坎,那是她刚工作不久的时候,有一个顾客联系她,想要购买一套寿衣。

但这个顾客对淘宝店铺上的几款寿衣都不满意,便问任赛男有没有新款,任赛男加了对方的微信,用视频对话的形式,介绍了一下展台上几件当天刚到的新款寿衣。

在聊天中,任赛男得知,这个顾客的29岁的女儿得了癌症,已经恶化了,这是给他的女儿买的寿衣。

任赛男看到视频通话对面的中年夫妻,苍白的面容,红肿的眼睛,十分憔悴,这让任赛男感到心碎。

也让任赛男感受到,每一件寿衣的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背后都有一段生离死别的故事。

中年夫妻看到了给他们介绍寿衣的任赛男,他们觉得任赛男的身材和年龄,都和他们的女儿接近,所以要求任赛男试穿一下寿衣。

任赛男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打破了心中的芥蒂,只是单纯地想要帮一帮这对可怜的中年夫妻。

于是,任赛男试穿了几件寿衣,并且在视频镜头前展示了一番,最终中年夫妻挑选了一件非常适合年轻人穿的汉服寿衣。

过了几天,中年夫妻给任赛男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们的女儿在医院的走廊里,穿着那件寿衣,面带微笑。

同时,中年夫妻还对任赛男表达了感谢,这让任赛男觉得挺感动的。

正是这件事,让任赛男知道了自己这份工作的责任和价值,她后来在面对采访时说:“既然我们无法改变死亡这个结局,那还不如漂亮体面的告别,从寿衣当中,可以给客户一些安慰,这让我觉得这个时候做这些事情就是值得的。”

从那以后,任赛男便不再抵触这份工作了,尽管最开始只有三千的月薪,但这让刚毕业的任赛男觉得挺满意。

只不过,这份工作,给任赛男的生活带来了一些麻烦,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和朋友的反感。

任赛男的父母是非常传统的人,对于死亡很忌讳,会觉得殡葬用品阴森恐怖,活人最好还是少接触。

任赛男了解父母,所以她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没有告诉父母具体的工作是什么,仅仅说是一份网店销售的工作。

在任赛男试穿寿衣,完全接受了这份工作后,便告诉了父母实情。

任赛男的母亲听完后,当时惊讶地愣住了,然后说了一句:“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干这个呀,整天接触死人用品,这多不好,赶紧辞职。”

任赛男的父亲也在一旁劝她:“你年纪轻轻的,就干这行,不觉得奇怪吗?”

任赛男并没有跟父母讲大道理,而是拿来自己售卖的寿衣给父母看,这件漂亮的寿衣,打破了任赛男父母对于传统寿衣阴森古板的印象。

任赛男还跟母亲讲了这些寿衣的面料和设计思路,另外还有如何跟顾客推销这些寿衣等等,听着女儿滔滔不绝的讲述,母亲也看的出任赛男对这份工作的执着。

几次之后,任赛男的母亲也不再反对女儿的这份工作了,与此同时,任赛男的母亲,还劝了劝任赛男的父亲,这让父母最终不再排斥她的工作。

家人这方面还好说,任赛男的朋友们对她的工作也是十分抵触,有一次任赛男参加同学聚会,她如实介绍了自己在卖寿衣,还经常试穿寿衣。

这让一位女同学,也是任赛男多年的朋友,觉得不理解,甚至是恐惧,在吃饭的时候,这位女同学,一直躲着任赛男,坐到很远的地方,还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我挺难受的,很害怕同学和朋友因为我的工作而疏远我,我真的希望大家都能理解我们这个行业,而不是把我们当成瘟神。”任赛男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这件事,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不管生活中有多少阻力和不理解,但回到工作中的任赛男,还是依然专注。

她不再忌讳穿寿衣,每天都会主动穿上不同款式的寿衣,然后拍几张照片,再把照片发到网店上面。

她还会跟设计师更加深入地了解寿衣的材质和设计,并把这些特点都介绍给购买寿衣的顾客。

另外,任赛男还会询问死者的情况,例如生前的工作,什么样的性格,喜欢什么颜色,喜欢穿什么样式的衣服等等,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再推荐寿衣。

有的放矢,才更容易达成交易,也才会让顾客更加满意。

随着对殡葬行业的深入了解,任赛男有了自己的感悟,她说以前很少听别人谈论死亡的话题,也很惧怕死亡,但自从卖寿衣之后,才逐渐看透,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

她明白死亡是每个人的归宿,最终人人都会直面死亡,而在此之前,要珍惜活着的时光。

任赛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慢慢了解和接受这个行业后,就觉得死亡没什么可怕的,我自己心里打破了那个恐惧的边界。”

与此同时,她还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她觉得自己的工作是带给死者最后的尊严,让他们光鲜亮丽地、体面地离开人世。

到了这个阶段,任赛男彻底爱上了这份工作,完全放飞自我的她每天更加主动积极地工作,并且在遇到一件事之后,开始学习设计寿衣。

2019年刚过完年的时候,有一位顾客联系上任赛男,希望可以买一款绿色的寿衣。

这位顾客介绍说,她找了很多家实体店铺,但都没有合适的,便上网店看看有没有。

任赛男专业的给这位顾客介绍了其他几款寿衣,有各式各样的款式,价格从几百到上万都有。

但这位顾客非常挑剔,想要绿色的寿衣,任赛男就问她为什么,这位顾客才讲出了原因。

原来,顾客的老父亲病重,眼看就要去世了,她是给父亲买的寿衣,她的父亲年轻时支援过边疆,开垦种粮种树,忙了半辈子。

由于一直和绿色的植物打交道,让这位顾客的父亲非常喜欢绿色,所以寿衣也想要绿色的。

任赛男听完后,忍不住落泪感动,既为了老父亲无私的奉献和临终的愿望,也为了这位顾客的一片孝心。

于是,任赛男打算亲自为这位顾客定制一款绿色的寿衣,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努力学习设计和制作寿衣,不仅跟设计师同事学,还去服装展或博物馆学习,也经常会在网上查一些资料。

最终,任赛男完成了这款绿色的寿衣,让那位顾客非常满意。

从此之后,任赛男在设计寿衣这条路上一发不可收拾,先后设计出了不同款式的寿衣,包括现代装寿衣,唐装寿衣,旗袍寿衣,还有中山装寿衣。

其中,一款名为蝶翠的旗袍寿衣,设计得非常成功,采用了特殊的染色和纺织工艺,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寿衣,会看出不同的颜色,十分隽秀。

这款寿衣,不仅销量非常好,而且还起到了另外一个作用,就是缓解任赛男和朋友之间的关系。

之前那次聚会,朋友的不理解和偏见,让任赛男尴尬和难过,后来又有一次朋友聚会,任赛男就跟朋友们讲起了蝶翠这款衣服。

任赛男讲了这样一番话:“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必然要经历的事情,死者穿着寿衣,就像活的人在重要场合穿的礼服一样重要,我设计的这件漂亮、素净的寿衣,死者穿上它,就可以干干净净和体面地和世界告别,而我们做这行的,就是给死者带去临终关怀,给家属带去温暖。”

这些话打动了任赛男的朋友们,也让他们理解了这份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消除了偏见和反感,朋友还是朋友,任赛男和朋友们再也没有了隔阂。

在销售蝶翠的过程中,有一笔生意令任赛男十分难忘,顾客是一个90后女孩,联系了任赛男,要给父亲买一套寿衣。

任赛男便给她介绍了蝶翠,那位女孩非常满意,付了钱之后,却不肯把寿衣拿走。

任赛男了解了情况后,这才知道,这位女孩,一直无法面对父亲快要去世的事实,女孩自己说,她看到寿衣就会想到父亲会死,因为她恐惧死亡,无法接受死亡,所以不想拿走寿衣。

任赛男非常理解对方,也知道很多人要接受亲人去世,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所以任赛男同意了暂时替那个女孩保管寿衣。

几天后,任赛男接到了那个女孩的电话,得知女孩的父亲去世,女孩让任赛男把寿衣送过去。

任赛男亲自跑了一趟,尽管她看到死者穿着她设计的寿衣,非常欣慰,但看到女孩悲痛伤心的模样,任赛男也跟着一阵难过。

女孩说,她知道父亲早晚有这么一天,但这一天真得来了,她还是无法承受。

一旁的任赛男不停地安慰女孩,并且陪了她很长时间。

任赛男见识过很多这样的生离死别的事情,不过也有让任赛男觉得比较另类的人。

她曾经接待过一个顾客,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先生,这位老先生没什么病,每天都活得好好的,但却要给自己买寿衣,说这是提前准备,未雨绸缪。

这让见惯了悲伤的任赛男觉得新奇,甚至有些啼笑皆非,不过任赛男表示,老先生对于自己未来的死亡,非常豁达和坦然,这其实是一种看透死亡后的乐观精神。

任赛男在这行干了两年之后,再也没有了任何心理负担,甚至还为自己身在这个行业感到自豪。

她曾经说过,刚干这行时,她介绍自己的职业是有所顾忌的,说话总是遮遮掩掩,甚至不愿意提自己的职业,但从业两年后,她可以非常坦荡地介绍她的职业,告诉别人她就是卖寿衣的。

也就是在任赛男入行两年后,她所在的殡葬公司,打算用直播的形式带货,工作积极努力的任赛男成为首选的主播。

任赛男欣然答应了,每天都穿着寿衣,面对着镜头,给成千上万的网友直播。

她自己说过,穿着寿衣直播,除了销售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消除别人对殡葬行业的偏见。

“很多网友都害怕寿衣,我就想穿上展示一下,让大家知道,这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在一次直播中,一个顾客看中了任赛男穿的旗袍寿衣,便留言想要订购一套,但却不知道网上订购的操作流程。

任赛男主动给这位顾客打电话,耐心地教对方如何网购寿衣。

在聊天中,任赛男得知对方是一对东北的老年夫妻,他们得知自己时日不多,所以想在活着的时候,买到称心如意的寿衣。

任赛男帮完他们,就把这件事忘了,一个月之后,她收到了一份快递,是那对东北的老年夫妻,为了感谢她,给她邮寄过来的家乡特产,一袋东北木耳。

这让任赛男心里暖暖的,她真心地帮助别人,别人也会真心地回报她,这让她在工作中有一种成就感。

由于当时用直播的形式带货寿衣,还是很罕见的,加上任赛男每天试穿不同的寿衣,面对镜头还自信地侃侃而谈,这让她的直播渐渐火了起来。

每天有几十万上百万的网友观看她的直播,到了后来,95后女孩穿寿衣直播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让任赛男一下成了名人。

众多网友看过任赛男的直播后,都表示彻底颠覆了他们对于殡葬行业的认识,同时也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很多好奇,甚至还有很多人公开讨论死亡这个话题。

突然爆火的任赛男对此感到不适应,这还是她第一次被那么多的人关注着,那段时间,她喜欢看网友给她的留言。

有的网友很不友好:“看到那些死人的东西,我会很害怕,看到你我也怕。”“要是我女儿穿寿衣直播,我就和她断绝关系。”……

很多评论让任赛男产生了负面情绪,导致她有些难过。

不过也有鼓励的声音:“你们的送老衣真漂亮,让人感觉到美好,真棒。”“你们的寿衣设计的真好,时尚又不失高端,工艺也非常精致。”“我的年龄和你差不多,你很勇敢,加油,我支持你。”……

任赛男看到这些留言时,深受鼓舞,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深的认同感。

有记者问过任赛男,对于自己火了之后有什么感觉,任赛男笑着回答:“我过了20多年的普通人的生活,突然被推到前面,我就觉得很蒙,那种感觉让我惶恐,觉得很不真实,就像做了一场梦。”

变化确实是猝不及防的,任赛男火了之后,经常有媒体和记者要采访她,另外她原本发微博都没有人关注,后来微博下面有了一千多的留言。

大家都以为任赛男会趁着爆火的热度,多多推销寿衣,但她却反其道而行,关闭了直播,推掉了很多媒体的采访。

她给出了一个原因,她说大家关注的太多了,各种媒体去找她,让她无法正常工作,她不想趁着这个机会去做太多的商业活动,不想多卖货,也不想借着这个事情去营销。

而且她认为这次爆火,给她带来了很多超越殡葬行业之外的东西,她不愿意面对这些。

比如说,媒体的记者问任赛男一些关于生死的问题,这让任赛男觉得,把这些上升到很高层次的问题压到她的身上,让她有很大的压力,有时会喘不过气。

关于这个生死的问题,任赛男是这样回答的:“我是很普通的人,很多人比我有智慧,我不想教育别人,只想陪着有缘人走一程。”

任赛男的同事表示,任赛男在成名后,每天都处于很紧张的状态,以前在公司都是有说有笑的,但后来在公司也不爱说话了,大家以前都是一起出去吃饭,但她总说没有胃口。

任赛男也坦然地表示,那段时间她晚上经常睡不着,即使睡着了也睡不好。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任赛男关闭了直播,她只想回归到平静的工作中,等到热度过了之后,再重新开直播销售寿衣。

没过多久,任赛男的热度果然过去了,她又回归到正常的自我,她自己说她状态好多了,每天都很开心,在公司也会有说有笑。

如果她看中了一款骨灰盒或者寿衣,会和老板开玩笑:“我喜欢这款,给我留着,我以后可能会用上。”老板则是笑着点头答应。

如今,任赛男依然在殡葬公司打拼,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和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两样。

关于未来的职业规划,任赛男说:“我以后会一直做这个行业,其实这行并不是很赚钱,我做这行就是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总要有人站出来,为逝者跟世界的告别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任赛男出名后,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殡葬行业,基本都是95后和00后,给这个古老的行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任赛男是一个温暖的姑娘,也做着温暖的事儿,她无法让死者的家属从悲痛中走出来,就竭尽全力去温暖他们。

她尊重生命,也尊重生命的离开,给了死者临终关怀,让他们的人生可以圆满落幕。

我们可以从任赛男经历的事情学会这样一个道理:人可以用笑的方式哭,也可以在死亡的伴随下,美好地活着。

参考资料

环球网:揭秘95后淘宝寿衣女模特:曾深夜给人送寿衣,想做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中国青年网:“95后”女孩做寿衣模特:请不要把我们当“瘟神”

澎湃新闻:瘟神?95后姑娘做寿衣模特!



Powered by 百姓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