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服务项目 > 西安事变,何应钦要置蒋介石于死地并取而代之?

西安事变,何应钦要置蒋介石于死地并取而代之?

发布日期:2022-05-18 22:27    点击次数:74

4月9日老冯为你写到:张学良把蒋介石活捉了,关押在西安城内的“绥靖公署”。

那么,活捉蒋介石之后,西安事变后事如何呢?

张学良与蒋介石

老冯今天,一文和你说清楚,今天这篇是大结局,坐稳,扶好。

12月12日上午,也就是刚刚逮到蒋介石的当天上午,张学良的第一个电报,就是发给延安。

张学良告诉延安:我把蒋介石活捉了,请你们派人到西安来,和我一起,共商大计。

延安,译电房。

红军的电报译员接到张学良的电报,译出来之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认真对照译电编码,仔细核对了一遍,最后确定:没有译错。

很快,机要秘书拿着张学良的电报,快步跑进了窑洞。

窑洞里的几位重要人物,大为震惊,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为何?因为延安事先,并没有参与“捉蒋”一事的策划,也没想到张学良,竟然还敢这么干。

然而,对他们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延安马上开展了紧张且热烈的讨论。

当场有人提出来:公审蒋介石,枪毙他,为死难的数万名同志报仇。

然而,讨论之后,领导集体决定了以下几个方针:

第一点:通知红军各部队,紧急备战,考虑到国民党中央军可能会进攻东北军,红军需要准备支援张学良。

第二点:组织和发动“公审蒋介石”的舆论。

第三点:提醒张学良,必须把蒋介石关押在他自己的卫队营里,以防万一,而且,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把蒋介石杀掉。

第四点:立即派周恩来去西安,参与协调处理西安事变。

这就是西安事变爆发之后,延安的第一个意见。

张学良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困惑:在第一集里,老冯你不是说过了,在1936年的8月份,延安对蒋介石的态度,已经从“反蒋抗日”转变为“逼蒋抗日”了吗?怎么现在又要“公审蒋介石”、并且建议张学良“在紧急时刻把蒋杀掉”呢?

答案是:情况变了。

以前的“反蒋抗日”方针也好,“逼蒋抗日”方针也罢,都是在“无法逮到蒋介石”的前提下,制定的策略。今天既然把蒋介石逮到了,情况不一样,制定的策略,当然也随之变化。

所以,我们读历史,作为读者,要把自己代入历史,要换位思考,切身感受历史人物当时的处境,才能彻底把历史读懂。

蒋介石

12月12日上午,拍完了给延安的电报之后,张学良立即通电全国,正告全国人民:他把老蒋活捉了。张提出八大主张:

主张一:改组南京政府。

主张二:停止一切内战。

主张三:释放上海那七位呼吁抗日的爱国人士。

主张四:释放全国的“国事犯”。

主张五:准许民众开展爱国运动。

主张六:保障人民的权利自由。

主张七:彻底遵行总理遗嘱。

主张八:立即召开救国会议。

当天,宋美龄通过何应钦的电报,得知了蒋介石被逮的消息。

这种事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如晴天霹雳,她非常焦虑。

宋美龄的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当时在上海的澳大利亚人端纳(William Henry Donald),叫他紧急飞西安,拯救蒋介石。

端纳(左)与宋美龄(右)

就在同一天,也就是12月12日下午3点,南京党政军要人,召开紧急会议,何应钦主张:立即出兵陕西,讨伐张学良。与会多数要员都同意:尽快动武,武力解决西安事变。

然而此时,宋美龄跳了出来,她严重反对动武,她的理由是:动武,会激怒张学良,可能会逼迫张学良动手,杀死蒋介石。

宋美龄的看法,能否成立?

答案是:不成立。

这就是为什么,宋美龄当不了政治家。

因为她根本就不懂,政治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玩的。

国民党要员们,被宋美龄的言论和举动,气得哭笑不得。

宋美龄

在真实世界里,政治的逻辑是这样的:

国民党中央越是不敢动武,蒋介石的生命就越危险。

恰恰相反,国民党中央越是敢于动武,蒋介石的生命越安全。

这才是正确的政治家思维。

你细品一下,上面这两句话。

换言之,宋美龄逢人就说:“何应钦主张出兵,想借刀杀人,害死蒋介石并取而代之”,这个说法,其实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因为在当时国民党的党内,主张讨伐张学良声音最大的,不是何应钦,而是和蒋介石关系更铁的戴季陶、陈立夫等人。

戴季陶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懂得: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

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以抗争求保命,则命可保。

以屈服求保命,则命不保。

国民党中央军,只有摆出强硬立场,才能逼迫张学良让步,只有摆出不惜一战的态度,才能保证蒋介石不被杀。

这叫:政治博弈。

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

大战一打起来,蒋介石反而成了最宝贵的人质,成了最有价值的谈判筹码,张学良反而不敢杀蒋。

反之,如果不敢打仗,南京和西安撇开蒋介石,直接谈和,那么蒋介石失去价值,他以前的血债就会被追究,他反而会被杀。

读者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什么叫政治智慧?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读史?就是为了增长智慧。

所以,何应钦主张马上动武,不但不是谋害蒋介石,恰恰相反,是要救蒋介石。

而且,这是救蒋最正确的方式。

何应钦

所以,所谓“何应钦讨伐张学良,想置蒋介石于死地,取而代之”的说法,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而且,历史资料告诉我们:此时被监禁的蒋介石,和何应钦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蒋介石在12月14日的日记里写道:

“晚间,端纳爲余言,南京对陕变已决议讨伐,余心乃安”

翻译成人话,蒋介石是这个意思:

“今晚(14日晚),端纳和我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中央针对西安事变的方针是:立即出兵,讨伐张学良。听到端纳这样说,我的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听说“中央出兵讨伐张学良”,蒋介石反而放心了,为什么?因为蒋介石深谙博弈论,他晓得这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中央动武,蒋介石安全。中央不动武,蒋介石反而是死路一条。

我们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宋美龄虽然是一个受过美国教育的摩登女性,然而说到底,她毕竟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历史爱好者群体里传了很久的“何应钦讨伐张学良是想害死蒋介石并取而代之”的说法之所以不成立,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在国民党内,论资历和服众程度,何应钦排不上号,退一步说,即使蒋介石死了,也轮不到何应钦上台。汪精卫、胡汉民、戴季陶等一堆的辛亥元老,都排在何应钦的前面。

好,不扯远了,我们言归正传。

12月13日,蒋介石在他的日记里写下:

“生而辱,不如死而荣”

蒋的意思是:与其屈辱偷生,不如高傲地去死。

可见在12月13日,也就是西安事变的第二天,蒋介石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

这一天,张学良来看望蒋介石四次,并且,张学良在蒋的面前,流泪两次。这些细节,被蒋介石写进了日记里。

国民党中央军说干就干,行动迅速,12月13日,国民党空军开始轰炸陇海铁路渭南、华县一线。

为什么打仗要先派空军炸陕西的铁路呢?答案是:先破坏张学良运兵的大动脉。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同一日,12月13日,有两个人发电报给张学良,他们是:山东军阀韩复榘、四川军阀刘湘。

这两个人给张学良的电报里都说:坚决拥护张副司令,并请张副司令在紧急时刻,对蒋介石进行“断然处置”,也就是:杀死蒋介石。

韩复榘(上)刘湘(下)在西安事变中都得罪了蒋介石

值得一提的是:韩复榘和刘湘的态度,后来蒋介石都知道了,也就是说,韩复榘和刘湘,都得罪了蒋介石。

由此,我们联想到后来的两件事:

第一件事:1938年1月,蒋介石枪毙韩复榘。虽然说,韩复榘之死,不是直接因为西安事变,但老蒋可能有“新账旧账一起算”的意思。

第二件事:1937年刘湘主动提出川军出川、赴华东抗战,可能因为刘湘知道自己在西安事变时支持张学良,得罪过蒋介石,所以抗日出兵,川军最为积极,也许有将功补过的意思。

历史要联系起来读,尤其有趣。

12月14日,张学良看望了蒋介石三次,他当着蒋介石的面,又流泪三次,这些细节,又被蒋介石写到了他的日记里。

张学良为什么多次在蒋介石面前流泪呢?因为这两个人拥有长达八年的交情。张学良这次捉蒋,心里面还是挺难受的。

同一天,端纳抵达西安,见到了蒋介石。

宋美龄为什么要将如此紧要的事,托付给一个澳大利亚人(端纳)呢?

答案是:端纳曾经是张学良的秘书,现在是蒋介石的顾问,这个澳洲人和张学良、蒋介石都有交情,是最适合的人选。

也在同一天,苏联《真理报》发表了一篇名为《在中国发生的事变》的社论,明确反对捉蒋,这篇社论的内容摘录如下:

“毫无疑问,张学良部队举行兵变的原因,应当从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帮助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奴役中国的事业的那些亲日分子的阴谋活动中去寻找。臭名昭著的日本走狗汪精卫的名字同陕西省发生的张学良兵变紧密相联,这也绝非偶然”

换句话说,苏联在14日这一天,明确表示:反对捉蒋。

苏联为什么反对捉蒋呢?答案是:因为时代变了,在西安事变爆发的17天之前,也就是11月25日,日本和德国签署了《反共产国际协定》,对苏联形成了东西夹攻之势,那么到了这个时候,扶持蒋介石抗日,变成了符合苏联利益的事情。

当日,张学良在苏联的线人把《真理报》的社论摘要以电报形式告知张学良,张学良接电,万念俱灰,他认为自己被苏联耍了,因为在此前的间接联络,张学良一直误以为:活捉蒋介石,苏联会嘉奖他,万万没想到,苏联竟然是这个态度。

得知苏联的态度之后,张学良丧失了斗志,此时他心里面已经做好了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准备。当天,张学良拍电报给南京:敦促国民政府代表,尽快到西安谈判,务求和平解决。

然而,南京态度依然强硬。12月16日,国民政府正式发布讨伐张学良的命令,何应钦为“讨逆军”总司令,刘峙、顾祝同分别率“讨逆东路军”、 “讨逆西路军”,向西安进发。

12月17日,张学良在紧张中,向南京传话,恐吓南京:

“如果南京进兵挑起内战,则蒋介石安全无望”

张学良的意思是:如果你国民党中央军真打到我西安来了,逼得我鱼死网破,我就杀了蒋介石!

然而事实上,这只是一个表态而已,张学良做出个强硬的样子,也是为了博弈。

当日,张学良去看望蒋介石,他对蒋介石说了这么一番话:

“这次兵谏,最初是杨虎城向我提议的,而且为此,他催促了我好多次,只是,我一直不愿这样做,所以,我一直制止他,但是,你12月10日对我的刺激,实在太深,所以,我最终发动了兵谏!”

老冯注:张学良所说的“12月10日刺激”,指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当天蒋介石大骂他一顿,第二件事是当天张学良看到了蒋介石写给邵力子的密信,说要撤掉张学良,换上蒋鼎文。

也就是说,从这一天开始,在蒋介石的认知里,西安事变的始作俑者,不是张学良,而是杨虎城,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后来蒋介石那么恨杨虎城。

12月18日,朱自清、闻一多等人纷纷撰文登报,谴责张学良。

是的,十几年后反蒋的朱自清、闻一多,在1936年那会,其实是支持蒋介石的。

朱自清(上)和闻一多(下)在西安事变中支持蒋介石

历史,就是如此有趣。

受苏联表态的影响,也鉴于南京动武态度强硬,12月19日,延安再次开会讨论,认为此前“公审蒋介石”的方针,过于强硬,不但不利于团结抗日,而且,还即将引起大规模的内战,所以,方针需要调整。

于是,延安对外发出公告:主张尽快召开和平会议,愿与南京政府共同讨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

其实早在12月16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给延安发来电报,但由于译电技术出现障碍,直到20日,延安才把季米特洛夫的电报译出来,内容是这样的:

作为(我季米特洛夫)对你们(延安)来电的答复,我们建议采取以下立场:

(一)张学良的行动,不管出自何种动机,客观上只能有损于中国人民抗日统一战线力量的团结,并助长日本对中国的侵略。

(二)既然这个事变已经发生,中国共产党必须考虑到现实情况并坚决主张在以下基础上和平解决事变:

(1)改组政府,吸收抗日运动的若干代表和拥护中国领土完整与独立的人士参加政府;

(2)保障中国人民的民主权利;

(3)停止执行消灭红军的政策并在反对日本侵略的斗争中与红军实行合作;

(4)和那些支持把中国人民从日本帝国主义的进攻下解放出来的国家实行合作。

最后,我们建议:不要提出与苏联结盟的口号。

可见,苏联对张学良捉蒋这事,是完全反对的。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

12月19日,国民党中央开会讨论,是否批准宋子文赴西安谈判,有人认为可以准许,有人则反对,认为现在是讨逆期间,宋子文作为政府要员,亲赴叛军阵营,成何体统。

当天达成妥协方案:准许宋子文飞西安,但不准以政府高官名义,只能以宋子文个人名义。当天下午,宋子文飞抵西安。

宋子文

然而,真正的内战,最终还是打起来了,12月20日,国民党中央军董钊部,击溃了陕西华县的东北军守军,并将放下武器的东北军官兵,全部屠杀干净,一个不留,借以泄愤,也借此向张学良表示:中央态度强硬。

在陕西各地,东北军和国民党中央军的交战,仍在零星进行。

国民党中央军将领董钊

12月21日,宋子文探望蒋介石,蒋介石对他说:

“你跟中央说,按照我刚刚跟你说的用兵计划,顶多5天,中央军就可以包围西安,只要中央军包围了西安,我就安全了,有惊无险,不足为惧,不必担心我的个人安危”

蒋介石的话,蕴含的还是那个政治智慧:越打越安全,越怕打,越不安全。

12月22日,宋美龄飞抵西安,和蒋介石见面,蒋介石见到宋美龄,非常意外,顿时,泪如雨下。

蒋介石和宋美龄

张学良为什么欢迎宋子文、宋美龄来西安呢?答案是:因为当时内战已经爆发,宋子文、宋美龄自愿来西安,等于张学良手中平白无故多了两个重要人质,何乐而不为。

夫妻见面后,宋美龄劝蒋介石:宁愿抗日,也不要死在张学良的手上,先离开这里,回南京再说,可以答应他们的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蒋介石同意了宋美龄的提议,这个同时也是宋子文、端纳的提议,不过,蒋介石提出两点:

第一点:由宋美龄、宋子文替代自己谈判,蒋本人不出面。

第二点:谈妥各项条件,由蒋介石口头同意,不签保证书。

于是,22日当天,宋子文、宋美龄对张学良说,同意张学良的条件:停止内战(剿共),一致对外,但是,不签署任何书面保证,对于蒋介石回南京之后履行承诺,宋子文、宋美龄予以担保。

当天,张学良和杨虎城商量,杨虎城坚决反对,杨认为:蒋介石的口头保证,根本靠不住,必须签署保证书,否则的话,放蒋介石回南京,我们(张学良和杨虎城)以后会非常危险。

杨虎城

但是,张学良不同意,张的看法是这样的:

假如蒋介石信守承诺,那么即使不签保证书,也可以。

假如蒋介石不守信用,那么即使强迫他签署保证书,也没有多大意义,一张纸而已,他要撕毁的话,完全可以撕毁。

杨虎城和张学良在这一点上,吵得很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12月23日,在蒋介石的羁押室内,宋美龄和蒋介石有了这么一段有趣的对话:

宋美龄:达令,你在“得人心”这方面,还是不如总理(孙中山)啊,当年总理在广州蒙难,你作为总理的学生,亲赴广州,和总理共生死,但是,今天你蒙难,你在黄埔军校教了那么多学生,没有一个学生过来,和你共生死。

蒋介石:总理那是师生共生死,你(宋美龄)我(蒋介石)今天是夫妻共生死,我认为夫妻共生死更难得,不是吗?

夫妻俩这个有趣的细节,被蒋介石写进了他的日记里。

同日,东北军、十七路军高级代表开会,会上一众将领提出:

“西安事变是大家提着脑袋干的!想放蒋就放?不行!现在蒋还在我们手里,不听我们的话,干脆杀了他!”

东北军和十七路军这些高级将领,为何害怕呢?道理很简单:骑虎容易,下虎难,他们不信任蒋介石,他们认为:一旦把蒋介石放回南京,他一定会报复,而一旦报复,参与西安事变的东北军和十七路军这些高级将领,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将领们睡不着觉,12月24日,他们联名写信给宋子文,说:

“和平解决西安事变谈妥的条款,必须有人签字,并须首先将中央军撤出潼关以东,才能让蒋走,否则,即使张、杨两将军答应,我们这些带兵的,也誓死反对!”

东北军和十七路军这批高级将领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蒋介石再不签保证书,我们可能会造反,趁早杀了老蒋。

宋子文把这封信,紧急交给蒋介石看,蒋介石从这封信里,读出了“杀”字,于是,蒋介石吩咐宋子文,马上做张学良、杨虎城的工作,立即放蒋介石走。

12月25日,张学良决定放蒋,然而,杨虎城仍然不同意,仍然坚持:要蒋写保证书,两人又吵了一架,然而张学良说:“现在你我部队的那些弟兄们,已经快管不住了,再不把蒋介石送走,难保不出兵变!”后来,杨虎城服从了张学良。

当天下午4点,西安机场,张学良坚持陪蒋介石一起飞,说要护送他回南京,帮他挽回面子,蒋介石多次劝阻,但张学良坚持要上飞机,蒋没再推辞。张学良这样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维护蒋介石的威信,避免蒋介石怨恨他,张学良的想法是: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等几项条件,蒋介石毕竟没有写保证书,因此张学良不能遭他怨恨,一旦遭他怨恨,他就会毁约,所以张有必要负荆请罪。

蒋介石抵达南京,走出机舱

然而,张学良在南京一下飞机,就被军统带走了。

12月28日,蒋介石主持中央会议,讨论如何处置张学良。

会上多数要员认为:不能把张学良放回陕西。但是,宋子文反对,宋子文说,如果把张学良逮捕治罪,无异于背信弃义,所以,宋主张:把张学良放回陕西,并且,宋子文说,他相信张学良以后,不会再和中央作对。

蒋介石以温和的语气,批评了宋子文,蒋说:对待这种国家大事,不能感情用事,一切要从国家的利弊出发去衡量。

12月30日,军事法庭判处张学良有期徒刑10年,后经蒋介石授意“特赦”、“叫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实际上就是长期软禁。

至此,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破产,被迫停止内战,整顿军备,准备对日抗战。

参考资料:

《蒋中正先生西安事变日记》

《张学良口述历史》

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共产党关于西安事变档案史料选编》

杨奎松《西安事变新探》

团结出版社《亲历西安事变》



Powered by 百姓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