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产品中心 > 1946年戴笠遇难,毛人凤哭着请求军统出人搜查,各种证据指向一人

1946年戴笠遇难,毛人凤哭着请求军统出人搜查,各种证据指向一人

发布日期:2022-05-18 22:18    点击次数:91

前言

毛人凤曾为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机要秘书,他与戴笠既是同乡又是同学,可谓关系颇深。

1946年戴笠死后,军统改为保密局。毛人凤一直对戴笠之死存有疑虑,终于,在一个偶然机会下,一个关键人物浮出水面……

戴笠

戴笠飞机失踪,毛人凤带着哭腔请求军统出人搜查

1946年3月17日11时45分,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登上了DC47型222号军用专机,随着一声巨响,银白色的飞机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大鸟,冲上了蓝天。

这边,军统上海办事处的李崇诗、邓葆光、王一心三人冒雨驱车来到机场准备迎接戴笠。谁知三人在机场已经等了几个小时,仍不见戴笠座机的影子。这时,李崇诗有些不安了,他想,上海这边大雨如注,是否老板(指戴笠)的座机因此而改期了呢?即便如此,老板也应该打个招呼啊!他满腹狐疑地通过机场电台向北平办事处查询,马汉三回电道:专机已于16日下午飞往青岛。李崇诗立刻又向青岛办事处查问,梁若节回电说:专机已于上午11点45分飞往上海了。看了梁若节的回电,李崇诗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按时间来算,专机早该到上海了,那么专机究竟飞到哪里去了呢?

他们不敢多想下去,遂转身匆匆返回办事处,不断地利用军统电台向北平、天津、青岛、南京等地保持联系,仍无任何消息。最后,李崇诗决定立刻把这一情况向局本部毛人凤报告。

戴笠、毛人凤

当天下午,毛人凤在重庆获悉戴笠专机失踪的消息后,顿时紧张起来。他越想越不对劲,脑门上冒出一阵冷汗。按例,戴笠外出都要与毛人凤保持联系,每到一地,都要拍电给毛人凤告知自己行踪,一方面以备蒋介石随时向毛人凤查询,另一方面,也好通过毛人凤掌握局里的情况,像这次这样长时间地中断联系还从未有过。毛人凤越来越感到事情有些蹊跷,难道戴笠在卖什么关子么?

从17日下午到第二天早晨,毛人凤守候在办公室里,亲自指挥总台向各地的办事处、军统站不断追询222号专机的下落,并要求各处、站组织情报力量,四处搜寻专机动向。结果仍是一无所获。

熬了一个通宵的毛人凤,用自来水龙头冲了个凉,转身回到办公室,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又陷入了思考。

情况可能十分严峻,他这样想着,戴笠所乘坐的专机是由航空委员会拨给的,是美国提供的导航设备最完善,可以全天候飞行的军用飞机,堪称40年代世界一流,其最大时速可达350公里。毛人凤认为,现在专机肯定已经降落在某个地方,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与专机联系不上呢?以往,军统的一项重要命令,只需一两个小时,便通过军统的上千部电台传达到全国的每个地方,而这次却怎么也联系不上,究竟出了什么事?

经过分析,毛人凤估计飞机的下落只有两种可能性,或者飞机因某种原因迫降在共产党控制的地区;或者由于某种原因造成了飞机失事,全体人员遇难。对于这两种可能性,毛人凤都感到十分恐怖,他认为军统目前面临的处境,如果没有戴笠出面,可能随时都会瓦解。

毛人凤画像

毛人凤左思右想,认为此事关系重大,必须立刻向蒋介石汇报。想到此,他禁不住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清晨,毛人凤拖着疲乏的身体,来见蒋介石,把整个情况作了详细汇报。蒋介石听后,掉过那张铁青、瘦削的脸对秘书说:“接通周至柔。”

电话通了,蒋介石从秘书手中接过听筒,在得知222号专机确实失踪之后,他立即命令周至柔马上派几架飞机沿青岛、南京、上海一线捜索,并通知有关机场的空军予以协助,务必弄清222号专机的下落。

放下电话后,蒋介石把眼睛转向毛人凤:“你也马上派一名高级特工,至少要将级以上,带上电台及一名报务员和一名外科医生,下午就启程,到那一带地区去寻找,一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你迅速去布置吧!”

蒋介石、宋美龄

从蒋介石那里出来后,毛人凤顾不得休息,便通知在重庆的所有将级特工,一共20余人,在军统局本部召开紧急会议。

毛人凤先向在坐的高级特务通报了戴笠失踪的消息,这时所有特务无不惊得目瞪口呆,半晌回不过神来,谁也无法想象离开了戴老板,军统会成什么样子,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接着,毛人凤传达了蒋介石关于派遣一人去寻找戴笠的命令,谁也没有起身受命。因为谁也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共产党占领区寻找戴笠,整个会场顿时鸦雀无声。这情景令毛人凤大失所望,原先他以为肯定会有不少人会因报答戴笠之恩,而自动请缨,但结果真是出人意外。

会场僵持了很长时间,最后,毛人凤睁着熬红的双眼,用近乎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同志们,委员长再三强调,一定要派个高级同志去。如果没有负责人肯去,岂不是显得我们军统的负责人太胆小怕事了吗?如果我能走开,我一定去,可是戴先生临走前,让我在局里处理日常事务,离不开。你们叫我怎么去向委员长复命呢?”

沈醉

“我去!”

谁这么不怕死?大家循声望去,只见是年仅33岁的少将处长沈醉站了出来。他是为了报答戴笠对他的知遇之恩以及出于对戴笠的崇拜,才决定冒死前行的。

沈醉的举动,使毛人凤喜出望外,当即便领沈醉去面见蒋介石。

见到蒋介石后,蒋介石立刻给沈醉作了一番布置,要他第二天就动身,突然,蒋介石像又想起什么似的,匆匆提笔写了一张手令,交给沈醉并反复叮咛:“如果专机不是停在机场,你们就跳伞下去。不管遇到什么单位的负责人,先出示我的手令,找到戴局长,立即用无线电告诉我!”

沈醉点了点头,低头看了一眼手令:无论何人,不许伤害戴笠,并负责妥为护送出境。

从蒋介石那里出来后,毛人凤对沈醉吩咐道:“你立刻回去着手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记住,这次行动一定要找到戴先生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已经忙乎了一天一夜的毛人凤,此刻才感到十分疲倦,

在告别沈醉后,独自赶回家中,准备稍作休息。

由于戴笠失踪,毛人凤深感自己肩上责任重大。他想,如果戴笠真的死了,军统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办?这时,他心里着实没底。唉!真是内困外扰,家门不幸啊!想着想着,他便进入了梦乡……

戴笠

不久,一阵电话铃吵醒了毛人凤。

他睡眼惺忪地抓起听简,一听是军统南京办事处李人士打来的急电,报告有关222号专机的下落情况,这下,毛人凤睡意全没了。

这是自戴笠失踪以来,第一个有关他的消息。

据李人士报告:3月17日午后在南京附近的江宁县上空有架军用飞机坠毁。但不能确定这架飞机就是222号机,目前他已派员去核实了。

毛人凤听了李人士的报告后,指令他立刻尽快弄清情况,火速汇报本部。然后,毛人凤飞身下床,他估计这架坠毁的专机十之八九就是222号,忙给整装待命的沈醉打了个电话。

毛人凤说:“你们直接乘飞机去南京江宁县,那里发现了新情况。你去了之后妥善处理好戴先生的尸体。另外,尤其要认真清理他的遗物,留意任何可疑情况。你先去,我随后就派有关人员前往。”

放下电话后,毛人凤隐隐地感到这件事有着十分复杂的背景,决定要深入追査。如果此事果真如他所料,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对手所为。因此,毛人凤想借这件事对那些试图搞垮军统的人来一次狠狠打击,同时,以此加强自己在这个组织中的地位。这样想着,他心里踏实了许多。

毛人凤、胡宗南、蒋经国

戴笠飞机确认失事,毛人凤心里反而踏实了

1946年3月19日上午,李人士、李崇诗、毛森等人先后赶到了222号飞机出事地点——江宁县岱山,经过反复清点,一共清查出了13具尸体。由于尸体已被严重烧伤,无法辨认出哪一具是戴笠的尸体。尔后,经闻迅前来的戴笠的勤务兵贾金南根据镶的金牙,才弄清了从山腰上一条叫“困雨沟”的水沟中所捞出的那具尸体正是戴尸。

此时,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戴笠,成了一具死尸,被送往南京。

沈醉等人赶到南京后,验证了戴笠的尸体。随后指挥手下把尸体进行了一番整容换衣,然后才将戴尸放进棺材内,置于军统南京办事处所设灵堂上。

根据毛人凤的指示,沈醉又马不停蹄地赶到现场,追寻戴笠的遗物。

沈醉

3月21日,国民党对外宣布:222号专机从青岛海口机场起飞至上海龙华机场,途径江淮地区上空,正值大雨,云层极低,能见度差,终导致飞机偏离航线。下午1点左右,当飞机抵达南京江宁上空时,飞机失控,撞在了板桥镇以南一座不足200公尺的小土山——岱山上。由于机上所备油料充足,大火在雨中燃烧了两个多小时,机上乘员13名全部遇难。

毛人凤对戴笠之死疑虑重重,他一直怀疑有人从中做了手脚。很显然,毛人凤认为既然有人想整垮军统,那么完全就有可能首先拿戴笠开刀,借此釜底抽薪,给军统来个致命打击。

这时,毛人凤心里想到:他何不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因此,他决心利用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给敌手以狠狠反击,以此奠定他在军统的地位,只要保住了军统,也就有了自己的前途。对此,毛人凤充满信心。

事实最后证明,毛人凤虽然把对手估计错了,但他认定戴笠之死另有原因,却得以证实。

戴笠葬礼

1946年4月1日,由毛人凤一手主持,军统在重庆举行了纪念戴笠的追悼会。所有在重庆的军统特务全部到会。毛人凤特意邀请蒋介石亲自到会主祭。

在戴笠临死之前,毛人凤已经对蒋、戴之间的紧张关系有所察觉,蒋介石对戴笠的见疑致使毛人凤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一些作法。虽然他与戴笠的关系很深,但考虑到自己日后的前途,毛人凤又不得不慎重行事。

总之,毛人凤在蒋介石与戴笠之间一直周旋得非常艺术,既深得戴笠的好感,又不为蒋介石所厌恶。正是毛人凤的这种圆滑手段,极大地帮助了他在政治上获取成功。

戴笠一死,毛人凤便无所依靠,唯有拼命取得蒋介石的好感,他才能以低浅的资历在军统内站稳脚跟,关于这一点,毛人凤心里十分明白。所以戴笠死后,他便根据戴手伸得过长,兼职太多等为蒋介石所忌恨的弱点,提出军统特务专业化的建议,受到蒋介石的赞许。

这天,毛人凤把蒋介石请到军统主祭,也是用心良苦。一方面,他想借这样一个场合向蒋表明他本人在军统的地位和能力,另一方面扯虎皮做大旗,在军统大小特务面前表明他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

蒋介石

毛人凤这一招果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直到戴笠死时,毛人凤在蒋介石眼里一直是一位守成有余、老练持重的内勤人才。而戴笠死后这段时间内,毛人凤所表现出来的各种才能,蒋介石十分欣赏。毛人凤本人在这个时间内,又不失时机地以各种方式去接近蒋介石。

不久,蒋介石告诉毛人凤,说他要亲自为戴笠选一处风水绝佳的安葬地点,以庇后人。毛人凤得命后,立刻做出一副军统“接班人”的姿态,领着一帮特务,紧紧地跟在蒋介石身后,陪同着为戴笠选定宝地,向灵谷寺山顶走去。

毛人凤跟在蒋介石后面浮想连篇,曾几何时,他被蒋介石扇了个耳光,回到局本部后还以此为荣,津津乐道,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有这般殊荣,那感觉就像当年戴笠跟在蒋介石后面一样。

的确,戴笠的死,为毛人凤脱颖而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

戴笠葬礼

不知不觉,他们一行人已经从灵谷寺山顶到烈士公墓山顶转了一圈。下山道时路过一个水塘,蒋介石转过头对毛人凤说:“我看这块地方很好,前后左右都不错,将来安葬时要取子午向”。接着又仔细吩咐毛人凤,要找人来看看什么时间下葬最合适,然后再把情况报告他。

第二年的3月17日,保密局在新落成的洪公祠新楼大礼堂召开了戴笠逝世1周年纪念会,然后选吉日安葬戴笠。国民党元老吴雏晖为戴笠墓碑书写了“故戴笠中将之墓”。另外,毛人凤邀请章士钊撰写了墓志铭,把它刻在了碑上。

安葬戴笠那天,蒋介石派陈布雷代表他去致祭。这时毛人凤为了表示隆重,把在南京的许多军政妻员都邀请来参加葬礼,以抬高保密局在国民党中的地位。毛人凤想,既然军统的名声在戴笠手中已搞得声名狼藉,他决心在自己手中再造辉煌,以一个新的面目出现。

影视剧照:国民党军统审讯

一个偶然机会,毛人凤揭开戴笠死亡之谜

自从戴笠死后,直到毛人凤登上保密局局长宝座,他一直都没忘掉查清戴笠死亡的原因。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毛人凤得以如愿以偿,并揭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密。

戴笠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毛人凤心中疑团越来越大。他开始认定这是一起巨大的阴谋,但谋划者是谁呢?

1947年底,潜伏在北平的王蒲臣给毛人凤发回密报:军统北平办事处主任马汉三,与在北平的郑介民相互勾结,侵吞汉奸财产。并提出一个线索:当初戴笠在华北一带视察时,马汉三手下的人行踪诡密,具体情况不清楚。

毛人凤接到王蒲臣的报告后,也觉得有些奇怪,当初戴笠从北平到天津、青岛,马汉三的秘书刘玉珠一直尾随,这中间究竟有什么原因呢?

李宗仁、蒋介石、白崇禧

第二年3月,国民党在南京召开第一届国民大会,准备选举总统和副总统。

总统一职非蒋介石莫属,这是肯定的,而副总统人选,按照蒋的意思准备让孙科担任。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桂系头子李宗仁突然宣布竞选副总统,这使蒋介石非常难堪,他下令各方面全力支持孙科竞选,毛人凤还要利用特殊手段帮助孙科拉选票。

马汉三这时在北平担任了主持选举工作的民政局长,又是河北省“国大代表”,在接到毛人凤的秘密指令后,马汉三也复电,明确表示支持孙科竞选。

4月,副总统的竞选结果出来了,李宗仁竟出人意料地战胜孙科当上了副总统,这使得蒋介石大为光火,下令毛人凤追查事件的原由。

蒋介石

不久,毛人凤又收到王蒲臣自北平发回的密电:马汉三在北平暗中帮助李宗仁竞选。密报中说,马汉三不仅为李宗仁出谋划策,而且还拿出不少钱来帮助竞选,尤其是马汉三一手安排,利用孙科当年与日本女间谍的暖味关系,大肆攻击,以惩治汉奸为借口,枪杀了川岛芳子。

王蒲臣的报告再一次引起了毛人凤的警觉,毛人凤清楚,川岛芳子是由戴笠一手保下来的,并准备利用她展开对中共的特工活动,这点马汉三应当明白,为什么他要急狠狠地借李宗仁之手把川岛芳子杀掉?莫非……不能再犹豫了,这次是干掉马汉三,弄清戴笠死亡之谜的大好机会。

毛人风立刻着手收集、整理马汉三的罪状,以贪污汉奸财产,组织“建国力行社”背叛领袖,投靠桂系违抗领袖命令等数罪并呈蒋介石。蒋介石闻迅后,也十分震怒,立刻同意毛人凤对马汉三等逮捕查办。

蒋介石、宋美龄

毛人凤携带蒋介石的密令,于第二天6月30日亲自带人前往北平,这是他唯一的一次亲自出马逮捕。为了不打草惊蛇,毛人凤以检查北平工作为口实。

毛人凤一行到达北平的当天,装做若无事的样子与前来迎接的马汉三等人谈笑自若地敷衍一番。

次日,毛人凤宣布在北平召开一次保密局的临时紧急会议,要求在北平的所有高级特务全都参加,他准备在这次会上执行蒋介石的命令。

尚蒙在鼓里的马汉三不知有计,遂按时参加会议。会议中途,毛人凤发岀暗号,潜伏在四周的特务立刻冲向马汉三等人,这时,毛人凤出示了蒋介石的手令,当场责成参加马汉三组的特务写悔过书,检讨马汉三过去的所作所为。当毛人凤从这些笔供中得知马汉三曾经多次追杀川岛芳子时,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多年的猜测马上就会有结果了。

7月6日,毛人凤秘密把马汉三、刘玉珠、乔家才等三人秘密押解回南京,关押在宁海路19号保密局看守所里,他准备亲自对这几人的问题进行彻底审查。

戴笠

受命清理戴笠遗产和飞机失事遗物的保密局专家李希成发现了戴笠遗物中的一柄古剑。原来,1939年戴笠在山西五台山孙殿英部时,孙殿英特将乾隆的一柄价值连城的“宝剑”托戴笠交给蒋介石。在河南林县,戴笠为防宝物丢失,便把它交给军统陕坝工作组长马汉三,让他代为保存。此时,马汉三对宝剑垂涎三尺,心生歹意,公然将此物占为己有。

毛人凤听了李希成的汇报后,心中渐渐明朗,他责令李希成再深挖下去,并立刻到宁海路19号提审马汉三、刘玉珠,与他们对簿公堂。结果令毛人凤又大吃一惊!

在马汉三私吞宝剑的第三年,他的真实身份被日本大特务田中隆吉查出,遂被日军逮捕入狱。面对嗜杀成性的日本特务,为了苟全性命,马汉三毫不犹豫地抬手交出宝剑。果然,田中得此剑后欣喜不已,当即赦免了马汉三,并要他暗中为日本谍报机关工作。后来,田中隆吉奉命调回国内。在途径北平时,又将此剑交给女间谍川岛芳子代为保存。而马汉三自被田中释放后,由于这段经历无人知晓,谎称越狱,回到军统后依旧干他的老行当,并且还深得重用。

抗战胜利后,马汉三担任北平办事处主任,天津肃奸委员会主任等职。他到北平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川岛芳子逮捕,并从她家的地窖中找到了那把剑。

戴笠

戴笠于1946年初,即他死亡前一段时间,在平津一带巡视时,曾秘密提审了川岛芳子,从她口中不但得知自己的宝剑尚在马汉三手中,而且还知道马汉三是个暗中出卖“团体”,背叛国家的汉奸。川岛芳子还告诉戴笠,马汉三曾经企图杀她灭口的经过。这时戴笠怒气横生,恨不得立刻杀死马汉三以泄心中之愤,但他表面上仍不动声色,以稳住马汉三,来日再算总帐。

这时,狡猾的马汉三已经察觉到戴笠捕他的网正在慢慢张开,于是他决定破釜沉舟,抢在戴笠行动之前下手。

马汉三得知戴笠此行要到天津、青岛,然后取道上海回重庆。于是他叫来心腹秘书刘玉珠密谋,让他先期赶到青岛,进行周密部署,决定以飞机为目标下手。就这样,一个以除掉戴笠为目的的计划悄然实施,而此时,一代特工枭雄却对此全然无知。

刘玉珠按照马汉三的部署到达青岛后,随即开始了紧张的暗中活动,仅两天时间便做好一切准备,专等候戴笠的到来。

戴笠与美国军官

3月16日,截笠的飞机到达青岛机场后,刘玉珠忙驱车赶赴机场。待戴笠一行离开座机后,他便大模大样地接近222号专机。刘玉珠以军统华北督察员的身份向警士提出:“要登机检查安全状况,以确保戴先生的安全”,以此为由,他便顺利登上了222号专机。在机上,此人用马汉三事先准备的钥匙,打开了马汉三送给戴笠的一只装有文物宝剑的木箱,塞进了经过伪装的高爆力定时炸弹,并将引爆针拨到1点13分。刘玉珠估计这个时间飞机已达上海附近,可以造成降落失事的假象。

此案终于弄清,由于案情重大,毛人凤再三叮嘱李希成严守一切秘密,由他亲自向蒋介石报告后,再说下文。

蒋介石得知详情后,也大惊失色,他告诉毛人风:由于戴笠死因已由国民党当局确认,并向国内外发了公报,现在又冒出了马汉三等人暗杀戴笠之事,这会引起多方岐义,弄得十分被动,因此,对马汉三等人的制裁只能秘密执行,不得向外透露半点风声。

遵照蒋介石的指令,毛人凤在9月27日吩咐李希成去宁海路19号亲自执行。此时,离戴笠死亡已两年半了,事情虽然终究水落石出,但这一幕历史案却因国民党内部政治需要而被一手遮掩,再加上此案的主要当事人已前后死亡,具体内容也随之而成烛影斧声的千古之谜。



Powered by 百姓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